關於部落格
與您分享感動的每一刻……
  • 89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跟別人沒什麼不同!

微弱的聲音與他虛弱的身形相稱,他身上穿的衣服看來更使他的身材消瘦不少:一件過大的運動衫,一條拖到地板的工作褲,遮住了他的運動鞋,還有一頂棒球帽戴起來足以蓋上他的耳朵,帽上的芝加哥公牛隊圖樣幾乎跟他的臉一樣大。


        一陣強勁一點的微風就可以把他吹走,而且我想他的年紀不可能已經11歲大了,在飛機上我已經讀過一捆有關他的資料,上面已清楚的載明了他的身家背景。他看起來不會超過6、7歲大,然而,他在那裡演練著一份講稿。


        會告訴我要找的那個男孩,很快地,他就要面對數千名聽眾,同時也是對幾百萬名以衛星收看的觀眾發表演說。當然,眼前這看起來不會超過6、7歲的小男孩,不可能就是那個孩子的,不可能是那個我前往約翰尼斯堡探視的孩子。我在心裡暗自作下註記,再次確認他的年齡。


        我們都是一樣的。 


        他又
說了一次。  


        我們跟別人沒什麼不同。
        我們都屬於一個家庭 

 

如同我所瞭解的,這些對他而言並不是無所用處的空泛字眼,也不只是他發表內容的華麗主題。他不變的真言是平等,他那熱情的道場是家庭,這對他來說是個極度熟悉不過的概念,因為他有好些家人在身邊。有人帶他來到這世上,但出於某些約定好的協定,就此分離數年之久;有人與他朝夕相處、當然還有他不由自主地成為了其中一員的一個家庭,而他們熱烈地擁抱了彼此。

 

我們都是一樣的。 
        我們
跟別人沒什麼不同。  
        我們都屬於一個家庭 


        句話的前後,他都作了停頓,然後露齒一笑-他的牙齒白得發亮,與黑色肌膚兩相對比著-我知道在花園裡的他假裝對著幾台攝影機表演著,厚著臉皮地把角色演得過火,一旦當他真正站在舞台上時,就可以如同別人所教導他的一樣,這樣一來可以使他演練的目的真實地如魔法般地出現。 


        我們都是一樣的。 
 


           微笑。 


        我們跟別人沒什麼不同。


            再次微笑。 
 


        我們都屬於一個家庭



           還是微笑。


           在美國,這個孩子可以競選國會代表。
 


          無論如何,我喜歡他-也可以說啊,不管如何,我發現自己馬上被他的耐心與決心所打動。他看起來再也樂意不過地反覆練習著他的演講稿,直到他熟悉為止,不管這一切需要花多少時間。這也多少有關著他誠實的魅力,即便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我已被他那不裝腔作勢的純真所攫獲。我通常與故事情節裡的人物保持的距離空間迅速地縮小了,而我知道我為了最糟糕但也是最有可能的原因,於是允許自己獲得一份縱容-原因是…好吧,因為這個孩子可愛吧!


        我們都是一樣的
 
       我們跟別人沒什麼不同 
       我們都屬於一個家庭 


          這些文字像是遠方響亮的鐘聲,瞬間打動了我。 
 


        我們都是一樣的
 


        ─ 像隱藏已久的老歌 
 


        我們跟別人沒什麼不同



        ─ 在我的腦海裡的暗礁上拍打著 
 


           我們都屬於一個家庭 

 

-直到,最後,它敲醒了我。 


        我們懂得愛和盡情歡笑,我們會傷心也會難過得哭泣,我們出生,然後死去



           是的,沒錯。以他輕柔、調性平穩的高音當眾吟誦了改編的曲子-屬於他的改編作品,結果證明是來自莎士比亞在威尼斯商人劇作中所做出最棒的詮釋,這些值得紀念的文字由劇中人物夏洛克(Shylock)代表他那些受到惡意中傷與邊緣化的族群發聲: 



        我是個猶太人。 
        難道猶太人沒有眼睛嗎? 
        難道猶太人沒有手、沒有五臟六腑,沒有知覺,沒有感覺,沒有感情,沒有熱情嗎?… 
 

        倘若你們拿銳器刺殺我們,難道我們不會流血嗎? 
        倘若你們搔我們的癢,難道我們不會笑出來嗎? 
        倘若你們拿毒藥謀害我們,難道我們不會死去嗎?  


        當然囉,這孩子不是為猶太人說話,確切一點地說,是為了不斷激增的家族人數著想,他從未被要求加入這個大家庭,但他依舊不會置身事外:數百萬的非洲人身上帶有致命的病毒,這項感染不僅造就了他們的命運,也同樣地詛咒了他們的未來,他們就像是印度世襲階級中的賤民一樣,受到他們國家、文化、社群的懲罰,只不過是因為他們生病了,而從此被污名為新千禧年的新痲瘋患者。 


        這個孩子是為了他們而說話。  

 

我們都是一樣的


           ─ 也為了他自己而說的。 
 

 

我們都是一樣的  

  
            而某種程度上,是為了世上所有受到惡意中傷與邊緣化的族群。


        我們跟別人沒什麼不同

        我們都屬於一個家庭 
        我們懂得愛和盡情歡笑, 
        我們會傷心也會難過得哭泣,
        我們出生,然後死去  

 

他看起來不太滿意最後一段重複的文字,然後試著以不同的加強語氣與肢體語言表達出來。 

         我們出生   


        他停頓了一下,露齒笑著表示,輕微地展開雙手,掌心向上,聳動他狹小的肩膀,似乎他不在意最後所說的話。 
  

…然後死去。


            我躲進房子裡,確信他沒有發現我的存在,使我大感驚嘆的是,他竟能在那短暫的時刻裡帶給我如此大的衝擊。於是我產生了比三到四個採訪、五到六個報導還要多的疑問,而這些問題像是這孩子是何許人?他來自何方?他哪兒來的膽大厚顏?還有,他是多麼的聰明,是什麼使得他開始像齒輪般運作起來?什麼使他變得不同凡響?他對於死亡假設所表現出來的冷淡是多麼真實而不造作,在他身上將會發生什麼事,而最終,究竟有誰會關心? 


        南非兩千年的春天,那個生氣勃勃的午后是一切故事的開端。一年又一年之後,假設不能全盤得知的話,或許我會找到這些問題的部分答案-雖然那天我無從得知,當然,僅僅針對個人而言的報酬又會是如何?隨著我探索著他的歷史搖籃曲,細究他生命裡的手工藝術品,我也發掘出了寶藏,那將永恆地豐盈著我的生命。


 

一步步地,我將發現諾西。 

 

             http://star.morningstar.com.t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