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您分享感動的每一刻……
  • 89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不懂…為什麼他不抱抱我或是說句話都好...我不認為他是我的父親!

蓋兒盡全力安慰他,然後問他是否想要參加母親的喪禮。「他說好,他想去那裡,但老實說,我不認為他具備絲毫關於喪禮的概念,甚至是死亡,自己母親的死亡」。


兩天之後,她開了很久的車,前往新堡,把他送到露絲奶奶、欣希雅,以及其他阿姨、舅舅的身邊,然後把自己留在車上,離達芬妮下葬地方有一段距離。


幾年過後,諾西的腦海裡仍然鮮明地記著那天停留在新堡的情境。那時他才八歲大,但他的心智狀態已可以將這份記憶牢牢記住,陪伴他度過餘生。他回憶著儀式進行時,奶奶指著一個他從沒見過的男人,確定他是慕巴黎姊姊與他共同的父親,於是牽著諾西的手與他相認。


「他沒說些什麼」,諾西說道。「他沒說他就是我的父親,他也沒說為什麼從沒來看我之類的話,也沒有給我一個擁抱或是任何一樣東西,他只是看著我,我知道他對於媽咪到天堂去了的事感到很哀傷,我也看見他哭了,但他沒有對我說任何事,我不明白他為什麼不跟我說說話,我不懂…為什麼他不抱抱我或是其他都好。我不認為他是我的父親」。


那個充滿哀傷氣息的下午,諾西的生命裡有個去世後下葬的母親、無法辨識的父親。


摘路自   第五章P142、14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