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您分享感動的每一刻……
  • 89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每個人都應該以他生來的膚色感到驕傲,不管是白人、黑人,或是棕色、紅、白、黃、甚或是綠色的...


他聽到最後一個比喻就笑了出來,「你指的綠色像是我流出的所有鼻涕吧?」,他問道。


我也笑了。


他好像懂了,他受到幫助,額外幸運地成為蓋兒白人世界裡的一名成員。


「我想,我寧可跟白人家庭一起住」,有次他這麼告訴我,「因為我可以吃得好些,每一餐我可以獲取營養均衡的食物,我不認為如果我仍吃著黑人文化的食物會繼續平安活下來,我不在乎到底吃些什麼,但我相信那可能對我來說並不是很好的食物」。


「我記得我真正的媽咪確實住在城裡的一間破舊房子,那裡有髒髒的洗手間,我知道為了我那古怪的血液,我必須住在一間有乾淨廁所的房子。」


小男孩要不要認同固有文化都在內心產生了衝突,現有中產階級的富裕生活與固有文化的明顯差異,他都難得向蓋兒提起,雖然這些偶爾成為她家裡溫和辯論與爭執的話題



沒有人考慮把諾西送回德威頓的原生家庭,但是,蓋兒那正值青少年時期的機靈女兒小妮,充滿憐憫地提出諾西與他自己根源分離的意義。


諾西不知道他自己與族群的歷史」,她一度這麼說道。「還有因為他沒有辦法真正地使自己適應或整合與其他非洲黑人共處的群體生活經驗,他不僅僅缺乏語言能力,也缺乏身為南非黑人的經驗,所以,從那個角度,我不認為他與我們在一起在他生命中是件完全正面的事,我這麼想的原因是因為:


掌握自己出生背景與根源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事,因為它們全都形成了部分的他,就像我自己的根源與背景形成了部分的我,你知道,他不是從海洋裡或是岩石裡,或是從樹後突然繃出來,然後就此屬於我們家的一份子。


他是個黑人。我們都知道的,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他身為一個黑人,生在一個黑人部落,說著我們國家官方十一種之一的語言,其中有九種是黑人語言。他是個重要的人,來自某個地方的特別人物,這個特別的地方不是我們家,這個家是在白人住宅區的近郊。


我瘋狂地愛上他,我也會永遠愛他,他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朋友,但他背負著一個屬於自己的歷史,這個歷史不同於我的歷史,我想他應該接受關於本身歷史的教育,應該對有它所認識,然後以它為榮。當他掌握了自己的文化之後,我想他會是個更快樂的小男孩。」


每當這個議題被挑起,蓋兒通常會點點頭,表示她哲學性的認同,不會吵著說他女兒是錯誤的(天曉得她們在其他議題已吵得夠多了)。但她常常向小妮聲稱當小男孩失去了部分或全部的黑人文化,或許那是件不幸的事,但那實在不太緊要,因為最緊要的是他在哪裡的生活情況是最好的。


他有好的食物、藥物、維他命,還有一個乾淨的地方可以睡覺、熱呼呼的自來水,他喜歡熱水浴,那也可以作為飲用水。」她這麼認為。「他有個全心全意愛他的家庭,尊重他、照顧他,照料他任何特別的需求,除此之外,他還有一票朋友,他們也是這麼想的」。或許諾西錯過了他的黑人文化與黑人所屬的根源,她一度這麼跟我說。「但是,說實在的,我不知道他到底如何看待這件事,因為他從來沒跟我提起」,她補充說道。



摘錄自  第七章 P179-P18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